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女性培训动态 >> 清华大学教授颜宁:学成回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不想成为旁观者

清华大学教授颜宁:学成回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不想成为旁观者

  • 发表时间:2017年09月18日
  • 文章来源:《东方今报》
  • 浏览:

她是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学术女神,30岁成为清华大学最年轻博导,37岁率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攻克困扰结构生物学界半个世纪的科学难题。她就是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颜宁。
9月13日,欧美同学会第六届年会暨海归创新创业郑州峰会在郑州开幕。当天上午,颜宁发表了主旨报告。
曾经有个梦想要回母校清华大学任教
“我的经历反映的正是很多归国人员的日常,我要讲的也许是过去十年海归大潮的小缩影。”颜宁讲述了自己一路求学的经历,从1996年进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进行本科学习,2000年至2004年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学位;2005年至2007年,又留在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后,转移到从来没有涉猎过的领域——膜蛋白。
“再有40天,我就在清华大学工作整整十年了。”颜宁回忆,2007年,她回母校清华大学看望本科的系主任赵南明老师,得知清华大学医学院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建设阶段,赵老师问她愿不愿意回国工作。“当时是意外之喜,因为我曾经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回到清华大学任教。”她说,从2007年到2017年,她一直在做膜蛋白课题。

学成回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为何选择归国做科研?颜宁从一个小故事讲起:
2004年,她当时做普林斯顿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他们给即将回清华大学任教的姚期智先生组织了一个送别餐会,“几乎所有普林斯顿的华裔学者都到了现场,还有很多中国学生,当时的气氛就让人觉得,学成回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当时施一公老师的一句话‘我不想作为一个旁观者’是大家的心声。”她说。特别有意思的是,颜宁有一个好友生在中国台湾长在美国,“他去了大陆几次,回到普林斯顿就说‘中国发展这么快,我真的不想做旁观者’。当时我很受触动,在海外听到完全不同背景的人竟然说出了几乎完全相同的话。”
今年5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宣布颜宁接受该校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的职位,将于年末入职。当天,颜宁也解释了选择普林斯顿的原因。“我的母校一个是清华,一个是普林斯顿。”颜宁说, 她个人认为做科研的条件清华大学无疑是最好的,但是她觉得普林斯顿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可能会让自己退后一步思考一些东西。

高校要做到创新 应有合理的科研管理机制
颜宁是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2016年她被《自然》杂志评为十位中国科学之星之列。她从事的是基础科研,在她看来,所谓的创新,就是去探究最基础、最根本的问题。
“说到创新,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预料到的。回头看,我觉得很幸运地得到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中心的支持。”颜宁说,一旦经过专业评审判断一名科研人员是优秀的,就给他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我所在的这两个研究中心给包括我在内的一批青年科研人员提供了很大的自由度。”
在颜宁看来,对于高校来说,要做到创新,应该有合理的科研管理机制。“首先是选人要对。其次,一旦选定了就要在课题自由度等方面给予足够的支持。”
颜宁说:“过去十年我可以说经历、见证了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最好的时期,现在依旧处于上升阶段,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我真的觉得非常幸运非常感恩。”
编辑:藤子

快速查询报考条件
您的姓名: 电话: 学历: 职务:
×关闭